第12章

  “要编一套律法出来的话,是十分耗心血的,对吧?”魔尊严肃脸。

  玄离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所以,你得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对吧?”

  玄离继续点头。

  “很好。”魔尊一挥衣袖,向门外走去,“那你就好好在房间里编律法吧,编不出来就不许出来。”说完,在迈出门槛的同时直接用一把锁把门锁上了。

  在房间里清清楚楚听到落锁声音的玄离:(⊙︿⊙)

  迷茫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一沓白纸,玄离默默地再次把度娘拉了出来。

  “你——”白桦站在门外,看着魔尊把钥匙放到储物戒里,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果然还是老了,年轻一辈的心思果然猜不透。

  “嗯?”魔尊掀起眼皮,示意白桦有话快说。

  张了张嘴,白桦终于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你忘了锁窗。”他指了指玄离所在的偏殿,示意那些窗还可以随意开启。

  极其鄙视地看了白桦一眼,魔尊说:“你真以为本座不知道吗?”

  白桦:“……”

  将白桦拉到一边,估计玄离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之后,魔尊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本座怎么可能会真的关他禁闭?这只不过是做样子罢了,他想走就走,只不过不是那么光明正大而已。”

  白桦服了。

  之后魔尊没管白桦什么反应,直接向重霄殿外走去:“跟上。”

  白桦一愣,回头看了一眼玄离所在的偏殿一眼,然后满头雾水的立马跟上魔尊的步伐。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白桦发现魔尊似乎准备往南方走去,如果估计不错的话,魔尊准备开始动手了;被心中的想法一惊,白桦连忙问到:“你打算独自去?”

  “是。”

  “你疯了。”停住脚步,白桦脸色惨白。

  魔尊回头,隐在面具下面的嘴角微勾,双眼里暗色浮沉:“本座一直都是疯子。”

  莫颜捏着手里的茶杯,手心里全是汗。要是说他不知道魔尊为何会来,是不可能的。但他不明白的是,魔尊到底是有多大把握才敢只带着算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白桦来他这儿。

  见识过魔尊的手段,莫颜可不觉得他会做什么无意义的事,十有*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下面的小动作。

  定了定神,莫颜端起笑容:“不知魔尊大人光临寒舍是有何指教?”

  “指教?”将手里把玩了好久的茶杯放到一边,魔尊抬头,眼神冰冷:“可不敢当。”莫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白桦在一旁笑而不语。

  现在联盟势力分布复杂,而赤焰魔尊上台之后一直在打压旧派,一时之间,联盟内怨声载道;最近这段时间,赤焰魔尊又像是疯魔了一般,开始大肆清盘,还制定了一系列新的规章制度,着实损害了不少势力的利益,一时之间,联盟之下,暗潮涌动。

  莫颜属于上任魔尊的旧部,说起来,他还算是赤炎魔尊的长辈,不过那又如何,自打赤焰魔尊开始无情镇压他们这一派,他早就心有不满,一直试图和另一个联盟“明月台”勾结,吞并掉“重霄殿”。

  你说他薄情寡义,狼心狗肺,就算不满赤焰魔尊也不应该勾结外人吞并掉重霄殿?哈,是又如何?他可是魔,又不是什么君子。

  站起身,故作爽朗的哈哈大笑,莫颜一边对着一旁的魔侍使了一个眼色,一边朝着魔尊拱拱手:“魔尊这么说,可折煞老夫了。”

  一旁的魔侍悄悄往后退去。

  “哦?本座可看不出来。”魔尊似乎是无意识的一甩手,顿时三道风刃凝起,直奔那个魔侍而去。

  风刃速度极快,躲闪不及,那个魔侍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风刃砍成了四段,血液“唰”的喷涌上天花板,再顺着墙壁慢慢流下来。

  这下还能忍住脾气的就是圣人了,莫颜顿时变了脸色,呵斥道:“你什么意思?”

  “这还不清楚?”有些嫌弃地移开脚,避过溅过来的血渍,魔尊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我都解释这么清楚了你怎么还不清楚”的意思。

  白桦在一旁轻声细语地解释道:“魔尊的意思是,你今天,死定了。”

  “什么?!”莫颜听闻,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老夫为联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到最后竟然是这个下场……”说着说着,他垮下双肩,低着头,声音悲痛:“既然如此,既然如此——”猛地将双刀召唤出来向一旁的魔尊头上砍去:“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一世兵王神道丹尊极品透视儒道至圣九星霸体诀乾坤剑神万古神帝寒门崛起美食供应商